全面放開二胎政策下遼寧老工業基地女性就業與職業發展的前景展望與對策研究

發布時間:2016-09-07 15:43:06點擊數:

2015年10月26日至29日, 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決定:堅持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完善人口發展戰略,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積極開展應對人口老齡化行動。這是繼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啟動實施“單獨二孩”政策之后的又一次人口政策調整。國家全面放開二胎政策主要是基于中國人口老齡化及人口紅利的減退,但二胎政策帶來勞動力增加至少要等待二十年,當前面臨的是大批女性即將由于生育二胎在未來幾年內退出、甚至永久退出勞動力市場。筆者認為,遼寧受諸多因素影響,超低生育率、人口老齡化、人口凈流出等問題相對突出,相關部門應未雨綢繆,密切關注女性就業領域的新情況新變化,客觀分析原因、合理預判趨勢,通過制定完善的配套政策,最大限度地消除女性就業和職業發展中客觀存在的性別歧視現象,為全面振興老工業基地儲備充足的優質勞動力資源。

一、生育對女性就業與從業行為的客觀影響

近年來,受嬰幼兒撫育精細化、家庭化等因素影響,生育對女性就業和職業發展的影響日益加深,因生育而暫時或永久退出職場的女性比例正在不斷增加,并逐年大幅提高。

1.女性因生育中斷職業的比例悄然攀升。第三期中國婦女社會地位調查數據顯示,從事非農勞動的 18-64 歲已生育女性“從開始工作到現在或者從剛開始工作到退休”,有 20.2% 的人因為結婚生育或者照顧孩子而有過半年以上的職業中斷經歷。其中,1971-1980 年期間生育的非農勞動女性職業中斷比例為 5.9% ,1981-1990 年生育的職業中斷比例為 10.3% ,1991-2000 年生育的職業中斷比例為 21.2% ,2001-2010 年生育的職業中斷比例為 35.0% 。可以看出,因生育而中斷職業的女性比例正在不斷增加,并且呈現逐年大幅升高的趨勢。

2.幼兒母親在業率明顯低于同齡未育女性。隨著托幼園所發展的市場化,托幼服務緩解女性工作與育兒矛盾的功能呈弱化趨勢。第三期中國婦女社會地位調查顯示:在目前 3- 10 歲的農村兒童中,35.9%從沒上過幼兒園,而“附近沒有幼兒園”是其主要原因。3 歲以下孩子由家庭承擔照顧責任的占99.9%,其中,母親作為孩子日間主要照顧者家庭達63.2%。母親承擔“輔導孩子功課”主要責任的占 45.2%,比父親高 28.2%。工作與育兒的沖突影響了年輕母親參與有收入的社會勞動,城鎮 25-34歲有6歲以下孩子的母親在業率為72.0%,比同年齡沒有年幼子女的女性低10.9個百分點;農村 25-34 歲有 6 歲以下孩子的母親在業率為79.7%,比沒有年幼子女的農村同齡女性低 6.7 個百分點。

3.生育造成女性知識資本和從業能力退化。職業女性在生育期遠離職場,脫離與職業有關的工作信息,失去了與職業信息相同步的變化、積累、適應的機會,慢慢地消耗了職場從業能力。經濟社會發展日新月異,職場環境不斷發展變化,對從業者的要求也隨之改變。根據我們的調查統計,只有不到28%的職業女性,在懷孕甚至休產假期間依然利用空閑時間了解從業領域信息,學習與工作有關的知識,大多數職業女性在此期間多關注的是胎教、育孩方面的知識。女性育后回歸職場時,對職業環境的理解往往還停留在原有認識和理解的基礎上,明顯地表現出個體職業技能相對陳舊以及職業信息不足。

4.部分職場女性因生育調低職業發展預期。生育使得女性既要兼顧家庭又要兼顧工作,在雙重角色的重壓之下,一些職場母親顧此失彼,主動改變甚至調低先前的職業發展目標,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相夫教子之上。在參與第三期中國婦女社會地位調查調查的被訪者中,有18.9%的在業母親“有時”或“經常”為了家庭放棄個人發展機會,比男性高 6.5 個百分點。根據我們下發的410份調研問卷顯示,69.5%的職場女性表示會因生育對職業生涯目標進行重新評估和修正,75.4%認為生育后精力投入低于未生育前,87.8%在育后渴望從事更穩定、更輕松的工作。女性自身對生育事件沖擊所作出的消極反應,會使既定的職業發展目標大打折扣,進而對職業生涯發展產生不利影響。

二、倆孩政策下女性就業與職業發展的前景預判

從文章第一部分的調研數據可以看出,生育對女性就業與職業行為確實存在諸多不利影響。正因如此,在嚴格計劃生育的歷史背景下,女性在職場已然遭遇不同程度的性別歧視。而全面二孩時代的來臨,再生養和撫育一個孩子對女性就業的影響勢必進一步凸顯,從而進一步加劇女性在職場中的相對弱勢和不公平待遇。

1.入職階段:門檻可能更高。二孩政策實行后,短短幾年內企業可能要承受女性員工兩次產假和承擔撫育子女主要責任的風險,一些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出于用人成本考慮會盡量避免招錄女性員工。根據我們的調研,機關事業單位,國有企業,民企私企在二孩政策實施后,對招錄女員工會持更加審慎態度的分別達到30.8%、47.4%、和70.8%。有招聘人員表示:“從用人成本角度講,我們的確更傾向于男性應聘者,女性產假造成工作停滯,不僅需要重新配置人力資源,可能還會怠誤工作進度,是實實在在的硬成本。”女性在求職應聘中,被問及生育問題的比例高達到72.0%。不少求職女性紛紛表示:求職時被問到“你打算什么時候要孩子?”、“是否有生育二胎的打算?”幾乎成了必經環節。很多求職者發現在簡歷中注明“已婚已育”的女生就業成功率更高。這表明用人單位已經對二胎政策做出反應,會在招聘中相應提高女性的入職門檻。

2.從業初期:升遷可能遇阻。即便女性過五關斬六將后進入職場,一些女性還會面臨“生”和“升”兩難選擇。以大學本科畢業即工作的女性為例:22—32歲的十年是其在從業初期奠定良好升遷基礎、獲得初步發展的關鍵時期,也是生育孩子的黃金年齡期。女性既可能因為生育孩子而錯過職業升遷的機會,也可能因為謀求職業發展而錯過生育機會,對于打算生育兩個孩子的女性尤其如此。我們調研數據顯示:31.0%的單位領導面對具有類似工作經驗和能力的男性和女性時,會將晉升的天平向男性傾斜。61.0%的單位領導從提高工作效率出發,會考慮將家庭負擔較重的女性職工調整到次要甚至邊緣崗位。可見,生育二孩的確可能影響女性生育期和撫育期的職場升遷。          

3.從業中后期:影響仍將持續。對于生育二孩的女性而言,兩個孩子均步入小學大約需要十年時間。這之后二孩職業女性開始進入職業發展中后期,這一階段女性的撫育負擔相對減輕,可以將更多的精力投入事業發展。但由于在從業初期生育二孩怠誤了能力積累和職務晉升,女性相較于同齡男性職業發展已經處于相對弱勢,并且我國目前法定的退休年齡是男職工年滿60周歲,女干部年滿55周歲,女工人年滿50周歲。在以上兩個因素的共同夾擊之下,女性職場發展起步晚退休早,黃金貢獻期短于男性已是難以改變的客觀事實。這必然導致用人單位更多地將晉升機會向男性傾斜,使生育對女性職場發展的影響持續終生,并輻射到女性收入水平、社會地位、家庭幸福指數等方方面面。

三、生育二胎影響女性就業和職業發展的內在因素解析

生育二胎對女性就業和職業發展的影響歸根結底有其內在原因,筆者認為消除女性就業領域的性別歧視現象,必須找準根源,靶向施策。

1.資本逐利因素。中國《女職工勞動保護條例》第四條規定,不得在女職工懷孕期、產期、哺乳期降低其基本工資。這在法律層面保證了女性享有帶薪產假的權利。按照現行規定,女職工產假工資有兩種支付方式。第一種:用人單位為女職工繳納生育保險的,女職工產假期間的生育津貼、生育醫療費用、計劃生育手術醫療費用及國家和本市規定的其他費用由社保基金支付。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該種情況下,若生育津貼的數額低于女職工工資應由用人單位補足差額。第二種:用人單位未給女職工繳納生育保險的,女職工產假期間,工資由用人單位發放,這里的工資應包括計時工資、計件工資、崗位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應是女職工休產假之前的月工資標準。另外,女職工還可以要求用人單位報銷生育醫療費用及生育手術費用。根據沈陽市統計局的數據,沈陽市繳納生育保險的職工比例為67.7%。這表明相當一部分未繳納生育保險的企業在女職工產假期間除支付正常工資外還要負擔生育醫療費用。資本的本質具有逐利性,用人單位客觀上出于用人成本考慮,包括生育的經濟成本和時間成本,必然在招聘中更多地表現出男性偏好,以各種方式抬高女性的入職門檻,從而加劇就業領域的性別不平等。

2.傳統文化因素。當今,國人仍普遍認同“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分工模式,“女人以家庭為主”的思想不僅已經內化為社會普遍的價值觀念和行為規范,也令職場女性對男女不平等的社會安排抱著默許和認可的態度,她們存在較強的依附心理,甘當配角,在相夫教子和謀求職業發展的雙向選擇中,更多地將自身的價值傾向了家庭。由于獲取自身進步的內在動力不足,導致職業女性在事業發展方面陷入不良循環,即:受到“男尊女卑、男主女從”文化觀的暗示→進取意識淡薄→低職場產出和家庭收入貢獻率→職場對女性能力持否定態度→“男尊女卑、男主女從”的文化觀得以延續。

3.執法不嚴因素。《勞動法》第十三條規定:婦女作為勞動者的一部分,享有平等的就業機會和選擇職業的權利。《婦女權益保障法》規定,國家保障婦女享有與男子平等的勞動權利,各單位在錄用女工時,除不適合婦女的工種或崗位外,不得以性別為由拒絕錄用婦女或者提高對婦女的錄用標準。這些法律條文原則性較強,可操作性較低,對用人單位的性別歧視缺少處罰措施,無法起到剛性約束作用,在客觀上縱容了就業歧視現象的發生,使女性失去了與男性平等的入職機會。

4育兒家庭化因素。目前。包括遼寧在內全國鮮有照看0—3歲兒童的托幼機構,3 歲以下兒童主要由家庭承擔看護責任。這就意味著職場女性一旦不能依靠父母擔負起日間育兒責任,就只有離職或聘請專人看護兩個選擇。而現實情況是,城市尤其是發展水平較高的城市育嬰師工資要高達3000元—8000元左右。面對龐大的育兒支出,一大批低層次就業女性即便有謀求自身事業向前發展的強烈愿望,在巨大的經濟壓力之下,也不得不面對現實,選擇離開職場,轉變為全職媽媽。

四、對策與建議

保障女性的平等就業權,最大限度地消除生育對女性就業和職業發展的不利影響,既是社會文明進步的標志,又對遼寧老工業基地充分儲備優化勞動力資源要素,擺脫兩個“負增長”進而實現全面振興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相關部門應未雨綢繆,綜合施策,為職業女性擺脫“生”與“升”的兩難選擇創造條件。

1.將促進女性平等就業上升到助推遼寧振興必要條件的戰略高度。遼寧作為老工業基地基于歷史原因和自身資源條件,一直以來都是以技術密集型的重工業為發展主基調。隨著資源慢慢走向枯竭以及重工業生產模式的革新,保持以往的經濟發展模式,顯然難以適應形勢變化。在這一時代背景之下,振興民營經濟、振興第三產業已成為振興遼寧老工業基地的不二選擇。民營經濟和第三產業大多偏向勞動密集型,需要以充足的勞動力資源要素為支撐。全面放開二胎政策的實施,雖然會讓我們在二十年后再次迎來人口紅利效應,但眼下我們需要面對的是:每年會有大批職業女性由于二胎,在接下來的一年時間內立即中斷職業,有些人甚至永遠退出勞動力市場。這對于超低生育率、人口老齡化、人口凈流出問題相對突出的遼寧老工業基地而言,無異于雪上加霜。因此,全省各級黨委和政府必須把為女性營造平等就業環境上升到振興遼寧經濟必要條件的戰略高度,加大研究和投入力度,適時出臺《遼寧省關于促進女性平等就業權利保障工作的意見》,明確相關部門責任,充分匯聚工作合力,維護好女性平等就業權利,讓更多的女性在生育后順利回歸職場。

2.以更加公平的生育保險制度降低企業雇傭女職工的成本支出。“目前,我國生育保險的保障對象只有城鎮企業的已婚女性職工,沒有把廣大的鄉鎮企業、個體經營者以及城鄉居民納入生育保險的范圍之內,導致其他人員喪失了享受生育保險待遇的權利。”同時,生育保險費用是由用人單位繳納的,個人沒有資格繳納,所以其他非正規就業的婦女,以及就業單位不愿為其繳費的婦女,都享受不到生育保險待遇。沈陽市統計局的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全市只有292.52萬人參加生育保險,僅為城鎮基本醫療保險參保人數357.90萬人的81.73%。相對于已基本實現全民覆蓋的醫療保險來說,現有生育保險顯然覆蓋不夠充分。正因如此,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和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三五”規劃綱要均提出要將生育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合并實施。我省應在此框架之下,加緊研究合并實施的試點方案,盡快實行兩項保險統一參保登記、統一繳費及基金管理,統一醫療服務和經辦管理等措施,以擴大生育保險覆蓋范圍,提高基金共濟能力,降低制度運行成本,最大限度地消除生育對女性就業和職業發展帶來的不利影響。同時,我省目前生育保險額按照工資額的0.5%-1%收繳,高薪用人單位已經繳納了更多的生育保險費用,其女職工理應享有更高的生育津貼額度。兩險合一后,應取消低于女職工工資數額由用人單位補足差額的規定。

3.加大嬰幼兒撫育機構的供給側改革力度。社會提供充裕的嬰幼兒義務看護和教育服務,既可直接減輕二孩家庭的經濟負擔和精神壓力,又可間接減輕用人單位化解保護女工“三期”權利與自身發展之間的矛盾。我省相關政府部門應積極增加學前教育經費的投入力度,擴建公立幼兒園、鼓勵以社區為依托興辦托兒所,鼓勵女職工集中的單位恢復托兒所,以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引導社會力量舉辦普惠性幼兒園,逐步形成以政府為主導、公辦為主體、少量高端民辦為輔助的學前教育體系,以決絕二孩時代廣大家庭的后顧之憂。應加強月嫂、嬰幼兒看護人員的培訓,增加這方面人力資源的有效供給,多管齊下滿足二孩政策帶來的新增入托需求。同時,還應制定出臺支持家庭服務產業發展的配套經濟政策和社會政策,為生育和嬰幼兒養育提供更加充分的社會支持,為女職工生育后能夠順利回歸職場創造有利條件。

4.建立健全有利于女性平等就業的常態化監管機制。消除就業領域的性別歧視,關鍵在于及時對企業侵犯女性平等就業權益的違法行為進行糾偏處罰。對此,我省各級人社部門應依托勞動保障監察網格化管理信息和聯動平臺案件信息,及時了解重點行業、企業招用女性和保障女性勞動權益的狀況,并將企業遵守各項女性就業和特殊保護政策的情況,納入企業勞動保障誠信征信系統。對存在嚴重侵害女性勞動權益違法行為的用人單位,勞動保障監察機構應安排專人上門約談并督促整改,必要時聯合婦聯組織向信用部門和社會公布。各級婦聯組織應協助人社部門依法對用人單位遵守有關女性就業和勞動權益規定的情況進行監督,一旦發現用人單位存在侵害女性平等就業權的違法行為,應及時將情況通報給當地人社部門,并協助勞動保障監察機構進行調查處理。同時,各級人社部門和婦聯組織應建立定期會商制度,及時通報和研究涉及女性平等就業權保護的重大問題,聯合開展風險評估、調研考察等活動,不斷提升維護女性平等就業權的協作層次和水平。

5.大力弘揚有利于女性平等就業的先進性別文化。先進性別文化具有強大的社會調節和整合功能,對扭轉人們關于男女兩性認識的偏差,促進男女平等,調動育后女性回歸職場積極性具有重要意義。各級黨委和政府應將先進性別文化作為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繼續在各級黨校開設男女平等基本國策課程,進行先進性別文化的宣傳教育;充分發揮新聞媒體在弘揚先進性別文化方面的積極作用,建立男女平等基本國策和優秀女性典型宣傳的長效機制,積極推動兩性平等的法律規定在社會觀念和行為習慣上得到認同,使女性的平等就業權利由“應有”變成“實有”。各級婦聯應努力做好構建先進性別文化的倡導者和監督者。一方面,通過 “12338”熱線、以及各級婦聯的工作網站、微博微信公眾號等網絡媒體開展女性平等就業權的宣傳和咨詢活動,重點宣傳《憲法》、《勞動法》、《婦女權益保障法》、《就業促進法》、《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等法律法規,幫助用人單位全面理解和正確執行女性就業權益和勞動權益的相關規定,幫助女性了解掌握就業性別歧視的表現形式、取證技巧、投訴渠道和救濟途徑,提高女性自我保護和依法維權的理念意識。另一方面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監督機制,對關系性別文化建設的重點領域,如報刊、書籍、網絡等媒體加強聯系和監督,在全社會形成有利于女性平等就業的良好社會風尚。

 

福彩3d字谜